极限空间网站登录-被击败的期货炒单手

极限空间网站登录-被击败的期货炒单手

  期货日报

  7月17日,小陈对老范说他要离开大连的时候,备受全国关注的大连新冠肺炎疫情还没有暴发,小陈去了上海!

  小陈是一个炒单手,炒单手是十多年前即在国内三大商品期货交易所周边形成的特殊的期货交易群体,以短线交易、快进快出为主要特征。

  老范对期货日报记者说,炒单手群体没有固定工作,来自五湖四海的他们主要依靠期货交易谋生,通过短线快速交易谋取交易所手续费返还和短线价差,以此养家。全国三大商品期货交易所周边炒单群体应该不超过2000人,现在可能更少。

  小陈来自河南,来大连炒单之前,他告诉记者,他主要的工作是修桥铺路,机缘巧合之下于7年前接触期货,自此开始在大连期货大厦进行短线交易,历经坎坷。

  

  谈及离开大连的原因,小陈对记者说:“近3年来,国内期市程序化高速交易发展迅速,大连期货市场程序化交易更是异常火爆,部分期货公司席位凭借技术、网络、硬件和软件优势,占据较好的交易通道,人工炒单交易已经难以为继。”

  记者查了一下大商所相关品种的成交持仓情况,小陈所说的程序化交易确实发展迅速,成交占比较高。

  以棕榈油期货2009合约为例,7月31日,该合约东证期货席位成交366801手,国泰君安期货席位和国富期货席位分别成交209061手和175017手,而该合约7月31日合计成交量为2172062手(双边),上述3家期货公司席位分别占当天成交量的16.88%、9.63%和8.06%。汇总来看,前3名期货公司席位成交占比为34.57%,前5名期货公司席位成交占比为44.29%,前10名期货公司席位成交占比为58.27%,而当日该合约持仓量仅为507706手(双边)!

  “从上述数据来看,棕榈油2009合约前10名期货公司席位成交量占比高达58.27%,意味着前10名之后的100多家期货公司席位分享了剩余的41.73%的成交量,而成交量基本反映了期货公司的经纪收入水平。”老范给记者分析道,别的品种也基本上类似,而这些成交量较大的期货公司席位基本都是一些程序化交易者,他们已经发展成为国内期货市场的中流砥柱。

  记者也注意到,为控制日益泛滥的程序化高速短线交易,大商所于7月29日发布通知,自7月31日夜盘起,调高棕榈油期货2009、2101、2105合约日内交易手续费。

  

  前天,小陈对记者说,他已经在上海安顿下来了,他去的那个地方叫张江,是上期所主撮合机房所在地。

  他选择张江的原因是上期所的所在地上海期货大厦已经鲜有炒单手,张江因距离上期所主撮合机房较近,再拉一根专用网络线,可能在交易速度方面能够快速便捷一点。

  小陈仍然选择了炒单交易作为自己的职业,与他做出不同抉择的是他的另一位好朋友小董。

  小董在经历了两年的炒单短线交易之后,于今年6月份回到了内蒙古老家,他不愿意再选择期货短线交易作为谋生手段。

  “期货市场程序化交易发展日益迅速,技术手段越来越先进,占据的交易技术优势日益明显,人工短线交易已经完全被击败!”小董这样对他的职业生涯进行了最后的分析定位。那天他喝了10瓶啤酒,言语间略带迷茫!

  老范则告诉记者,近两年程序化交易的发展已经击败了越来越多的炒单手,上海期货大厦、大连期货大厦和郑州未来公寓的炒手群体日益萎缩。大连期货大厦的南华期货大连营业部从34楼搬到了29楼,办公面积从500余平方米缩减为100余平方米;29楼的广发期货大连营业部交易时间静悄悄,三五人散落于角落,而过去几年该房间曾坐满了30余位交易员;银河期货、中信建投期货等炒手聚集的营业部目前也已经是人去楼空,再不复往日繁华。

  记者注意到,与期货公司营业部不断缩减面积相对应的是,大连期货大厦的办公室越来越多地为技术公司所承租,从这个态势来看,期货市场的程序化交易仍在快速发展中。

  

  老张是记者的一位朋友,他也是一位炒单手,面对近两年的困境,他既没有选择离开,也没有选择放弃,年近不惑之年的他选择观望。

  “期货短线交易已经完全被程序化交易控制,盘口下单的速度连眼睛都跟不上,人工炒单已经走向末路!”老张给记者定位市场形势,因此目前只能多看少做,选择观望。市场波动率大的时候,就抽机会看准行情做一单;如果没有机会,就选择观望。

  但更多的时候,记者却发现,老张观望的不是行情,而是酒瓶……

  曾经的炒单手老刘近段时间在忙着装修房子,前天他刚和老张一起观望了半宿酒瓶。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这个市场。”老刘对记者说,目前比较迷茫,期货交易技术的进步是历史发展的趋势,作为不懂技术、不懂程序的一名炒手,能做的可能就是离开。

  远在上海的小陈加入了当地的一家期货公司营业部,跟他一起的还有数十位从上海期货大厦搬过去的当地炒手,他们一起选择了坚持。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这个市场,等在上海交易一段时间看看,不行就退出!”小陈这样对自己的职业生涯进行规划。过一段时间,等大连疫情过去了,可能还会有一些人从大连来上海,目前来看,上海期货市场相对来说还给炒手留了点生存空间!

扫二维码 3分钟在线开户 佣金低福利多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思阳

Leave a Comment